天游ty8手机端

News of the Company 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要闻

手术室护士长的自白

发表时间:2020-03-11 发表人:WXX


“你站在街头大声问我怕不怕,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我有战友、有使命,亦有漫天的彩霞,说怕我们也不怕。”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,坚守在一线的医护工作者都是一样的心情。在协和东西湖医院,手术室的全体护理人员亦如是。

 



2020年1月16日,在接到准备紧急扩充呼吸内科隔离病区的通知后,手术室副护士长范璐临危受命,简单地告别老人、安慰孩子后,就积极投身到这场抗疫新冠的战役之中。

 

随着新冠肺炎的形势越来越严峻,手术室的护理姐妹们争先恐后地报名支援一线,共有15名护理人员相继踏上了抗击新冠肺炎的征程。1月30日,我望着科室最后一批援助人员的离去,看着她们一张张微笑的脸庞,我内心百感交集,她们的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几岁啊,她们中有些人还没有结婚,有些人的小孩才刚满周岁,有些人家中还有患病的父母……

 



大家总说,现在90后的孩子完全是享受派,没有一点责任感和使命感。可我却要说,她们是最可爱的一代人:她们可咸可甜,时而洒脱、时而严谨,时而任性、时而乖巧;她们在家里是爸爸妈妈的心头肉、掌中宝,但是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时,她们却勇敢逆行、毫不退缩。

 







张海漫同志在去抗疫前线的第二天,爷爷因病去世。她还没来得及从亲人离世的悲痛中缓过神来,噩耗再次降临:她的父亲不幸也被查出感染。接连遭受两个噩耗的打击,她的悲伤从心底喷涌而出,难过、无助如海啸般袭来,泪咽却无声。当我接到她的电话,她已经泣不成声,隔着电话我完全可以感受到她的悲痛和无助。一边是亲人离世和父亲患病的悲痛,一边是身为医务工作者治病救人的职责,两种身份正撕扯着她。当我问她:“需要休息几天调整一下自己吗?”她摇摇头说:“还有那么多患者等着我,疫情紧迫,时间不允许我休息啊!”你若问我天使是什么模样,我想这样的医务工作者就是天使的样子吧!

 

手术室护士张文静到径河街卫生院呼吸病区支援的第二天就是夜班,而这个夜班无疑给了她一个大大的“下马威”。还没有完全熟悉新的工作环境,她就得换上防护服进到隔离病房,这一去就是9个多小时。其实9个小时对于任何一名手术室护士来说并不算什么,平时我们跟一台复杂的手术也差不多是同样的时间。但是在隔离病房的9个小时,却是度日如年。不仅要面对巨大的精神压力,还要单独完成测体温、测血氧、换氧桶、铺床、收病人……她就像个陀螺一样,在各个病房间不停地穿梭着。

 



第二天早上,我临时到她所在的病区帮忙,交班时看到她满脸无助的表情和疲惫的神情,以及她微微湿润的眼角时,我连忙转过头,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因为我怕再看她一眼我会控制不了我自己。于是我只是慢慢地跟她说了声:“下夜班回家好好睡一觉啊,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。”

 

科室最爱美的护士赵煜荻,这次也是让我刮目相看。平时娇娇滴滴的她,这次也是勇挑重担,在隔离病房从没有向我提过一个要求,从没有对我说过一个“不”字,那么爱美的她这次也是豁出去了。其实我觉得,这才是最美的她:褪下防护装备后,脸上、手上深深印着的就是一枚枚勋章,这也是留在她青春岁月里永恒的勋章。

 

还有科室的吕琳老师,她也分享了她的一个暖心故事。

 

2月17日那天是我上战场的第17天,我像平常一样穿上战衣为患者做着治疗。刚进到病房时,40床的患者突然下床站在我的面前,哭着向我深深地鞠了一躬说:“吕护士你辛苦了,感谢你对我们的照顾,我今天要出院了,感谢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我真的没想到我能活着走出隔离病房,我更没想到我能治愈回家,我真的太谢谢你们了!”当时的我呆住了,我没想到我会被病人这样感谢并且感动着,我内心波动很大,眼泪在眼睛里滚动我却不敢哭,我怕哭花了我的护目镜,我害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浪费一套防护服。那一刻,我意识到平凡的我,现在在他们心目中就是英雄;那一刻,我为自己是奋战在一线的白衣战士中而感到自豪;那一刻,那些曾经受过的委屈也是值得的。我深知战斗远没有结束,在这场与病毒抗争与时间赛跑的阻击战中,我不会停止我前行的脚步,因为我要去挽救更多的人,我一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,但我看到了身边战友的鼓励,更看到了全国的支援,只要每一个人发出微光,微光成炬,必将破除阴霾,迎来光明!

 

吕琳老师在对我讲述她的故事的时候,我感觉她的眼睛里发着光,那是自信的光、自豪的光。

 

科室只留下了正在哺乳期的5名人员,相互守护着四方手术间、三尺手术台,忙碌的术前准备工作、严格的防护流程、密切的术中配合、严谨的术后消毒处理流程,她们克服了重重困难保护手术室的一方平安,疫情期间共计完成手术60余台,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,时时展开着一场场生与死的较量。


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,也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。我们每一个协和东医人同心同向,凝心聚力,胜利永远是属于我们的!


Baidu
sogou